烏克蘭(下)

前往>> 烏克蘭(上)


夏忠堅牧師


1986 年 4 月 26 日 半夜,位於基輔西北方 130 公里的車諾比(Chernobyl)核能電廠,發生鈾燃料輻射外洩事件。災變現場有 33 人被炸死,核電廠方圓 1,000 平方公里地區遭受輻射污染。但官方卻在 36 小時後才發佈警報,動員撤離 30 公里方圓內所有的 13 萬 5 千名居民。

  車諾比輻射外洩事件,據估計至少有 900 萬人受到輻射影響。烏克蘭有將近 12 萬 5 千人直接間接死於此災難,有 7 萬人因此罹癌。至今,尚有數百萬人生活於污染區內。

向輻射病童傳福音

  我們帶著低沈的心情去訪問車諾比兒童醫院,接待我們的是一位身上沾著油漆、泥沙的宣教士。車諾比兒童醫院是官方醫院,但因為房舍、設備老舊,政府醫療主管機關無法提供整修經費,卻要求院方自行整修,若無法通過檢查,則必須關閉兒童醫院,支援的宣教士只好設法募款或邀請短宣隊來幫忙。

  車諾比兒童醫院是因應車諾比事件而設置的。事件發生時診治 30 萬名兒童,目前每年可以治療 3 萬名。情況較嚴重的兒童需住院,一次療程 21 天。醫院的醫護人員負責治療,而宣教士就負責兒童生活照顧及活動。目前醫院暫時關閉,每間病房都像工地,我們只能禱告求主供應整修經費。

重振烏克蘭的音樂文化

  基輔歌劇院座落在市中心,是一座美輪美奐的歌德式建築,於 1901 年完工,是歐洲四大歌劇院之一。歌劇院後側也都是古老建築,烏克蘭聖樂中心就在歌劇院正後方的二樓。烏克蘭聖樂中心成立於 1992 年,是一位美國音樂家宣教士所成立,目前事工由他年輕的兒子負責。

  這位年輕瀟灑的音樂家宣教士說:「烏克蘭有豐富的音樂文化,但蘇聯時期受到很大的限制。我們來此的目的,就是要把韓德爾、巴哈、貝多芬的聖樂帶進烏克蘭,也把福音帶給音樂家與愛樂者。 1993 年底我們舉辦第一次音樂敬拜,當時就有 106 人來參加, 96 人決志。」

  聖樂中心也安排基督徒音樂家組成管弦樂隊與合唱團,在烏克蘭不定期演出。也常到前蘇聯各國演唱彌賽亞,用各國語文印製歌詞,運用音樂傳福音。這些演唱,不但門票收入歸當地教會,也提升了當地教會的可信度與被接受度。不少人就因為教會舉辦高水準的音樂會,而來到教會。

愛能解決一切需要

  聖樂中心每個禮拜的音樂敬拜都收奉獻,為的是要幫助貧窮人,所以從音樂事工已發展到慈惠事工。目前聖樂中心固定照顧 330 個年老的寡婦鰥夫,年紀從 60 到 90 歲。這群貧窮的鰥夫寡婦分別屬於三個生命經歷族群,第一群是 1932 年代大飢荒倖存的兒童(當時有 800 萬人餓死),如今已垂垂老矣;第二群是 1937-38 年遭受史達林迫害倖留的人;第三群是二次大戰的未亡人。

  共產黨統治時期,這群老人至少還可以跟大家「共產」。但共產政府瓦解後,他們的生活就更加艱難了。因為完全失去社會救助與福利,如果沒有家人,就完全陷入絕境。於是聖樂中心除了提供食物外,也動員志工探訪關懷他們,為他們修理家電。這群老人一生沒有經歷愛,但志工的探訪照顧,讓他們真實感受到基督的愛。他們原來是沒有笑容的一群,但一旦感受到愛後,他們就會擁抱、微笑。現在,禮拜六定期有貧窮老人的查經禱告團契,會後也會一起愛宴。

  聖樂中心除了老人事工外,也開始發展孤兒事工。孤兒最需要幫助的時期是要離開孤兒院時,這時他們通常會被送去職業學校。雖然他們可以學習謀生技術,但卻缺乏生活技能,譬如處理人際關係能力等。聖樂中心的方法是帶領他們進入教會,讓他們學習生活能力、增廣生活見聞,以見證激勵他們的心智,與健康家庭孩童一起,相互學習。這位宣教士音樂家說:「我們有時需要像心理學家,有時需要像社會學家,但愛能解決一切需要。」

禱告、玩、傳揚

  烏克蘭的福音工作真是多元化,近年來運動福音工作也蓬勃發展。基督徒足球聯盟下面,就有 130 多個球隊、 3,000 多位隊員。足球聯盟在烏克蘭有七個球區,各區每月有一次福音聚會。參加的運動同好可以一起踢足球、觀賞足球明星電影或其他福音影片。

  足球聯盟強調「禱告、玩、傳揚」,除了組織球隊、比賽、福音聚會外,聯盟也協助堂會發展運動事工,吸引社區年輕人進入教會。

希望中心希望無窮

  我們在烏克蘭的最後一個訪問行程,是參訪基督徒希望教會( Christian Hope Church )。希望教會成立於 1991 年,由 7 個人開始拓荒,第一年聚會人數就達到 500 多人。第二年成立戒毒中心,目前在全烏克蘭已成立 300 個戒毒中心。第四年成立孤兒中心,目前有 200 個孤兒中心;後來又發展聾啞中心、教會醫院。希望教會也在全烏克蘭植堂,已建立了 300 多間教會,而目前基輔的希望教會主日聚會已有一萬多人。

  參觀了希望教會分散在幾棟公寓大樓中的戒毒中心、孤兒中心、教會醫院後,我們就搭車去參觀正裝修中的希望中心。希望中心是一個教會園區,以大會堂為中心,在同一園區還要興建教會大學、教會醫院、宣教中心、禱告中心。

  整修中的希望中心大會堂,有點像是學校大樓。一樓是已經完工使用中的宣教中心與宣教學院;二樓副堂也已經完工,可以容納 2,000 人左右;後棟的正堂可以容納 5,000 人,還在裝修中。副主任牧師很得意地說:「室內設計都是我自己做的。」

十萬元的神蹟

  希望教會的這座大樓,原來是保安警察大樓。十幾年前烏克蘭為了要爭取冬季奧運主辦權,在體育場附近蓋了這座保安警察大樓,後來因為爭取失敗,未完工的警察大樓就荒廢了。警察總局為了爭取經費,要以 600 萬美金出售這棟大樓。希望教會主任牧師有感動出面購買,幾經殺價,警察總局最後願意以 300 萬出售。但主任牧師說,教會只能以 80 萬購買,最後真的簽約,以80萬美金成交。

  簽約後,警察局長對主任牧師說:「我們是警察單位,對你們教會情況調查得一清二楚,你們銀行裡根本沒有這麼多存款,你們預備要怎麼付?」主任牧師說:「我們的錢不在銀行,是在上帝那裡。下個禮拜六我們會先付 10 萬美金。」

  警察所調查的資料是真的,教會真的沒有存款,全教會只能一起禁食迫切禱告。但就在預定付款前一天,有一位美國人來找主任牧師,他說:「我不認識你,也不認識你們教會。我帶了一筆錢要在烏克蘭發展事工,但是沒有談成。昨晚,我一直睡不著覺,聖靈告訴我,要將這筆錢奉獻給你們教會。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哪裡,最後請朋友幫忙打聽,才找到你們。我沒辦法,上帝就是要我乖乖順服,把這筆錢給你們。」主任牧師打開信封,不多不少,就是美金 10 萬元!

宣揚復活的耶穌

  我們在烏克蘭的導遊,是一位嬌小可愛的小姐,曾在台灣學過中文,是虔誠的東正教徒。她分別帶我們去兩個東正教堂崇拜,一個比較傳統,一個比較現代。但無論傳統或現代,會堂都佈滿了華麗的圖像,崇拜進行也都是繁複的禮儀,只不過傳統的是用古斯拉夫語進行,現代的是用烏克蘭語。但同樣的是,信徒都極為虔敬地劃十字、跪地唸禱文,手掌合十崇拜,獻點蠟燭;也同樣的是,人數稀少!我相信東正教裡一定有極為敬虔、愛上帝的重生信徒,但為何東正教堂崇拜人數如此稀少?

  在基輔著名的彼切爾洞窟修道院 (Kievo-Percherska Lavra) 園區內,有許多教堂與博物館(包括古代珍寶博物館、圖書和圖書印刷博物館、烏克蘭民族裝飾藝術博物館等),其中建於 1051 年的洞窟教堂歷史最為悠久。洞窟教堂由二條洞穴組成,洞穴兩壁各向堳鶗X淺穴,最早作為修道室,之後安葬各個時代的名人和著名教士。現在洞窟內仍保存有 125 具木乃伊及 11 位教士的乾屍。

  我看著許多東正教教徒,排著隊,點著蠟燭,佇立恭唸禱文,並虔敬地親吻木乃伊的外廓。死亡多時的聖徒有人崇拜,然而,在教堂外、城市裡,誰來向汲汲營營的群眾宣揚復活的耶穌?

  我們的可愛導遊小姐,每當大家過街、上車稍慢些,她就會板著臉開玩笑式地說:「同志們,快一點!」結果我們也戲謔地回稱她「同志」。

  烏克蘭的宣教工作算是蓬勃有活力的了,但是面對還有那麼多不認識耶穌救恩的無神論、東正教徒,我們也要大聲地說:「同志們,烏克蘭需要你!」



[2009俄羅斯、烏克蘭宣教異象之旅]



歡迎訂閱電子報